评论:应该创造更好的发展环境 让年轻人不再无奈“躺平”

2021-06-19 18:46 admin

  经济发展从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社会从强调效率转向追求公平公正,人们在满足物质需求后,在进一步追求美好生活的转型过渡期内,很容易产生“躺平”的现象。

  继“内卷”之后,“躺平”成为社交媒体最新流行的一个概念,并在年轻群体中产生共鸣。

  “躺平”是一个渐进演化出来的心态,最早是在日本的二次元文化中被一些年轻人拿来表达自己沮丧和无奈的感受,比如丧文化、佛系等,仅仅是一种情绪宣泄。“躺平”概念的创造,是针对社会“内卷”焦虑提出的一个“解决方案”,并且因其为公众所塑造,具有相当的开放性,总体上,反映了被动消极的人生态度。

  “躺平”毫无疑问是经济发展到特定阶段的产物,是对“内卷”的应答。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逐渐结束,进入了新发展阶段。在增量膨胀的时代,绝大部分人都受益于增长,但是,在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后,就会进入同质化竞争的过渡期。在这个时期里,因为中低水平的供给过剩,影响着人们的就业和收入,部分企业暂时很难依靠创新提高效率并增加高质量供给,只能通过加班、削弱福利等办法降低成本以维持竞争能力与生存可能,这种压力会传导到年轻一代,“躺平”即是反抗。

  与这种工作压力相伴随的,是更严重的生活压力,即过高的房价让年轻人几乎没有可能仅凭工资性收入进行买房,这也将影响到他们的婚姻、生育等。有的年轻人可能想依靠投资(创业、理财、炒股、炒币等)致富,但现实是大部分被割韭菜。城市房价持续高企,不管工资高还是低,只要是没有购买住房的群体,几乎都被归于一类,又或者,即使购买了住房他们也可能成为房奴,导致生活质量下降。“躺平”意味着被迫放弃购房婚育的传统人生目标,选择不购房,不消费,不结婚,过低欲望的生活。做出这些选择的年轻人并不认为这样的状态是公平的,但他们无法打破现状。

  事实上,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依靠几代人的拼搏获得了目前物质丰富的经济成就,现代年轻人“躺平”并不一定是“啃老”,往往他们选择“躺平”的时候,并不存在生存危机。他们拥有“躺平”的选择权,不像他们父辈那样,如果不奋斗就会有生存困境。现在大多数的年轻人,只要不攀比消费,他们的收入几乎都可以养活自己,正因为有这种基础,他们宁愿选择自由的生活,而不是被工作、职场竞争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向上流动竞争压力大,但是选择“躺平”则拥有了一定空间,而且绝大部分同龄人过着类似的生活,没有攀比压力。

  中国年轻一代的这些特质并非是独有的,日本年轻人早就进入了这种低欲望社会的状态,而且美国的千禧一代(Y一代)也呈现出相似的状态。调查显示,千禧一代的生活不如他们前代人年轻时富裕,收入更低,资产和财富更少,但债务水平与X世代(出生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的一代人)相当,高于婴儿潮一代。相关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美国“千禧一代”受访者更愿意投票支持社会主义者,显示出对公平的追求,而且满怀被抛弃感的社会中下层“千禧一代”在意识形态上更加极化,易受极端民族主义言论煽动,兼具排外、仇富、反智等特点。

  可以看出,经济发展从高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社会从强调效率转向追求公平公正,人们在满足物质需求后,在进一步追求美好生活的转型过渡期内,很容易产生“躺平”的现象。这是一种信号,要求我们必须加快改革,尽快实现政策上提出的创新发展与改善收入分配等目标。创新发展需要发挥每个人的能动性与创造力,依靠加班增加产出只会陷入恶性循环,因此,中国的发展需要更多的年轻人站出来,成为社会的支柱以及未来,而这需要政府和企业给予年轻人更多的空间,减少压力。

  “躺平”只是年轻一代的牢骚,绝大部分年轻人依然为美好的生活奋斗。而且,从许多年轻人自发组织哀悼和纪念袁隆平院士这一现象来看,当代年轻人拥有更可贵的信仰,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再羡慕明星与企业家,也不是垮掉的一代,远比外界想象的更坚强、独立与热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三观正”。应该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环境,因为高质量发展与美好生活的实现,民族的复兴与国家的现代化还要依靠这一代年轻人去努力完成。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DF537)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86-516-68084619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