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思贝尔斯说:教育是关于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性知识和认识的堆积

2020-06-07 16:53 admin

上课铃响了。我带着课本和一份新学生的名单,推开了七(1)班的教室门,不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有一名学生直接坐在地上,周围站着一圈学生。

马上意识到这可能就是班主任昨天跟我说起过的那名学生。看他双臂交叉,耸动双肩,似在低泣。

我连忙拍了拍吴佳琪的脊背,故意大声向全班学生说,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定要惩罚那个惹吴佳琪生气的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吴佳琪。也是教学多年来第一次遇到有智力障碍的学生。后来才了解到,吴佳琪是家中的独子,父亲在某企业上班,母亲因为照顾他,早已辞了工作。这样的家庭,总让人内心深处充满同情。

有一次上课我正在板书,听到学生们在笑。转过身来,才发现吴佳琪蹑手蹑脚,离开自己的座位,在教室后面向其他的同学扮鬼脸。

吴佳琪。我喊了一声,他快速回去了,脸上没有做错事的惭愧,还带着笑意。这个孩子真的“很任性”啊。

虽然智力水平低,但他仍然会“察言观色”。看到有学生拿作业来找我来批阅,他也赶紧过来“凑热闹”。他的作业本上写着让我“看不懂”的数学题,但字却是一笔一划,很是工整,我给他一个“A”,他便笑嘻嘻地走了。

渐渐地,他对我产生了依恋。课外活动,我到操场上去打排球,他总会做我的“小跟班”;早上到校,他会倚在办公室门口,看我在不在;有时还会捏一个营养早餐时分发的小苹果来给我送,顺便换取我的一个包子。有一次却只咬了一口,又送回给我,说“不好吃”,闹得我哭笑不得。

学校组织学生给班级里的花圃除草,他总是抢过我的工具;与别的学校组织一场篮球赛,他大声地为我喊加油!在教师节,他竟然给我送了一张精心设计的爱心图片……

夏天了,天气热了起来。吴佳琪的母亲找了一份短工,顾不上接送他了。便看见他时常独自沿着人行道往家走。有时会将校服上衣脱下来,拎在手中,只穿一件黑色的小体恤。我骑电动车回家,便招呼他,带他一程。有一次放学后,朋友委托我去学校附近帮他取订购的牛奶,当我再次经过学校时,看见他仍站在门口等我。坐上电动车,他便马上责怪我,说我不等他。而后看见了瓶装的牛奶,问我是什么饮料。我说是牛奶,他不信。等到他家小区门口,他快速下车,一把抓过牛奶瓶,跑了。又远远地对着我笑,气得我抓狂。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有一天,听说他要转学了,要到特殊学校去。我看到他的父母来学校办理离校手续,才意识到,这名特殊的学生,将要真正离开我们,去到一个新的环境里适应和成长。

想起和他相处的这两年,点点滴滴都在眼前。他使我的课堂充满了小插曲,使我的教育生活多出了一些意外、温馨和感动。

听说了许多教师因为追求教学成绩,对一些特殊学生倍加排斥和孤立,内心便感觉到诸多不安。

爱是教育的基础,没有爱的教育是可怕的。教育的过程应该始终伴随着爱的情感,否则教育将会是一堆无用的数据和资料。

离开教育已经多年。有一天,正在街上走,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搜寻半天,才发现是吴佳琪。远远地,我看到他在向我招手,明显长高了,熟悉的面孔,大眼睛,短发,比先前更为精干。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86-516-68084619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