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金梁红:补内需必须调整房地产政策,直升机撒钱可能成标配

2020-03-26 14:41 佚名

中金公司在最新的研报中,将2020年中国实际GDP增速预测从此前的6.1%下调至2.6%,而2021年有望大幅回升至9.0%。

中金公司于当晚召开电话会议,董事总经理梁红表示,美国这样的一个大资产市场上有这么高的杠杆,它以什么形式来把杠杆降下来,我们是不知道的,这个墙是比较危险的,大家可能安全系数要打的高一点,现在的风险可能在我们看来,有点低估的情况。

2、中国如果能够增长2.6%,可能是今年主要经济体中唯一有正增长的国家,相对来讲是很不容易的情况了。

3、中国自己的经济恢复、政策空间、市场估值都有相对韧性,但这种韧性放在海外波动中,还是有相对压力的。

4、要想把内需补回来,不调整房地产的政策是做不到的。如果放开限购,即使在疫情下,我相信都有需求。

5、海外财政赤字会较大规模用货币化方式来解决,直升机撒钱模式有可能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标配。

从2月2号开始,疫情成为大家的一个关注点,我们跟大家交流的时候,大家关注点还是中国的疫情的是否能控制住和对经济的影响。

我们当时用了基本2003年SARS时候的框架,基本观点是如果只是中国的疫情,我们会损失很多一季度的GDP,但在各种有效隔离之后,应该在一两个月后,我们的经济活动会逐步恢复,当时预测的是应该到3月底4月初,工业生产能够快速恢复到正常开工率的80%~90%。

我们开始担心,因为海外疫情的发展和应对的方式不同,会使得疫情带来下一步的冲击,使得中国的出口需求可能会类似2008年那样的短期停摆。

在过去10天的演变情况来讲,美国的疫情控制的相当不好,这种不好引起大家对未来经济、企业盈利的担心,并且开始引发金融市场上的震荡。

至少,在主要的欧美的资本市场上,疫情正在从一个经济方面的风险或者危机,有可能转向市场或者是金融的危机。

如果这个风险继续演变、演进下去,即使疫情得到了控制,在这场仗打完之后,金融危机也好,或者金融损失也好,还会再回来负反馈到经济活动。

在这个大背景下,我们今天大幅下调了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增长,随之也下调了全球增长。一季度和二季度,中国和全球很多国家会看到,有记录以来的数字最差的同比增长或者环比增长。

基本上,经济生活除了最基本的一些食品和医疗相关的活动,大部分活动都按下暂停键,很多客户对我们反馈,觉得我们数字调的还是太大了。

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的预测,实际上还是经济预测,还没有把欧美市场,尤其是美国市场出现金融动荡、出现问题放进去。如果美国的金融出了问题,资本市场一些比较大的机构和体系出现问题的话,实际上,三、四季度的经济增长并不会像我们听到的那样,会在三、四季度快速的回升。

在那样的情形下,至少在中国之外,三季度的经济增长会非常低迷,我们自己的增长在今年全年是2. 6%、一季度比较差,我们现在还没有把美国资本市场出比较大的问题当作一个基本情形。

今天的市场,中国自己的经济恢复、政策空间、市场估值,都有相对的韧性,但这种韧性放在现在海外这样大的波动中,我们还是有相对的压力的。

我觉得中国如果能够2.6%的增长,可能是主要经济体唯一今年有正增长的国家,相对来讲是个很不容易的情况了。

我其实挺奇怪的,大家怎么会对外面的情况和外需的下滑......我自己了解的,不光是客户,还是有一些研究人员,还是估计的好像没有特别充分。

我自己还是觉得,在这么大的一个已经讲是百年不遇的疫情、美国到负二十几增长的时候,中国如果能够有个正2,应该是非常一枝独秀的成绩。

小康水平的话,我比较有信心的,12个月之后我们肯定能实现。一季度如果是像我们说的中国增长可能是负9的话,明年同比就会很高,对吧?

大家都讲过,中国是一个很耐心的国家,那为什么要争这两个季度?而且原来如果觉得一季度只是我们的疫情,我们还可以把时间争过来,二季度至少至少要加上一个欧美全线暂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为什么要一定要把它全部在剩下两个季度都抓回来?

假如说美国演进成为一个金融问题,那就更没有必要或者说可能在今年实现这样一个目标。

这样的情况,如果要想把内需补回来,不调整房地产的政策是做不到的,而且其实中国的车和房都在限购状态下,如果今天放开限购,即使在今天疫情下,我相信都有需求,中国有些政策是该调的。

房地产问题是什么?现在可能大家看到房价还没有落,但是你往前看,房价一定是要下来的,如果没有政策调整的话,因为收入会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因为外需下去,国家的收入,还是我们整个的居民和企业的收入,会向下有很大的压力。

如果大家回忆一下2008年,出口下来以后,很快,沿海的房子价钱就下来了,我们如果说逆周期要调的话,微调的话,要趁早调的话,房地产的一些限购、限贷政策,包括我们的利率都是有调整的空间。

从短期应对来讲,房地产的政策,因为在经济下滑的情况下,你不可能靠发展消费券去吃吃喝喝的堵得住的,更大的一定是车和房子。

以我们现在看到的经济马上很快要受到冲击来讲,中国的政策宽松力度还是不够的,不管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

财政政策本身,我们觉得在中国之外,欧美一些国家今年大概财政赤字都会在两位数,美国有可能会今明两年都在两位数字,它本身收入减少,支出增加,就会有一个很大的持续扩张,这还没有计入为了刺激经济,或者说为了拉动经济回到潜在增长率所花的代价。

我们也看到了,美国的利率很快的前端降到了0,长端10年期也降到非常低,中国利率现在说实话,调整相对还是有差价的。

短期来讲,人民币有一些贬值压力,主要是世界资本市场的动荡,但是在这些动荡过后,因为中国相对的韧性,中国不管是抗击疫情的成果,还是后期真正发现经济下来之后、政策拉动经济的回旋余地之大,相对来说一年或一年以上的空间,人民币重新回到升值位置的压力。

从中国1、2月份的数字看,从中国一季度会很比较差的数据看,二季度海外的数据会应该缩水很多,大家说,连战争时期都没有看到很差的数,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中国的数据1、2月份已经告诉大家,除了生活和医疗基本的活动以外,其他几乎都停掉,而且它的疫情控制的节奏时间比我们拉的还要长。

我们应该可以看到3月10号以后,海外经济活动数字快速下滑,我们看到,包括广东在内的一些地方的出口的订单也比较快速下滑的状态。我们估计,出口数据是滞后的,很多比较差的数字会在二季度,而且随着往后拖,5、6月甚至更远,会出现比较差的数字。

所以,我们把今年中国的出口增速放为下跌18%,这个跟和去年相比,本身会给中国造城一个比较大的产出缺口,相应会有一个政策调整的需求,至于政策会怎么走,中国现在还在看着自己的情况再调整。

海外有几个比较清楚的:一是零利率,二是两位数字的财政赤字,第3个也看得很清楚,这些财政赤字会比较大规模的用货币化的方式来解决,直升机撒钱的模式有可能在很多国家成为一个标配。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从再看长一点,看半年、一年以上,人民币的问题、我们的资产配置问题都会是很重要的课题。

但是从短期来讲,未来一两个星期有两个核心事情,第1个是欧美疫情的发展,第2个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在美国金融市场的动荡,是否会演变成一场金融危机或者金融衰退,我们自己觉得,这个风险还是蛮大的。

简单来讲,特别是美国十几年的低利率,比较高的杠杆,它的监管在2008年之后,主要是对银行和投行,但是在它的资管机构方面,很多流动性差的产品和杠杆,实际上大家的认识还是不足的。

我们自己觉得,至少短期第1个是疫情的控制,尤其在欧美这些国家可能特别是美国,短期还没有好消息。

第2个,我们看到金融市场的动荡,股票市场相对来说流动性最好,实在很多其他交易里,很多资产价格都已经交易量萎缩,而且报价都已经很困难,那才是西方的金融市场动荡的震中。

第二就是美国现在的金融市场的动荡,会不会演化成更恶劣的事情,应该可能就在这一两个星期里,可能给大家更多的信息。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86-516-68084619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