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火星到GME:马斯克营业六小时 粉丝挤爆Clubhouse

2021-03-18 19:50 admin

  作者:钱童心

  马斯克的一举一动,对金融市场的推动作用已经表现得非常显著。

  “钢铁侠”马斯克(Elon Musk)当地时间2月1日在一个名为Clubhouse的App节目上接受采访时,透露了其多个在研项目的进程,包括人类首次飞往火星的时间表,以及他创办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最新的猴子试验。

  Clubhouse是一个美国新兴的语音社交应用,该应用正在成为投资界的新宠,刚刚获得了1亿美元(约合6.45亿元人民币)融资。目前仍然只有受邀用户才能使用Clubhouse应用,没有正式对外开放。

  马斯克突然出现在Clubhouse的聊天室,吸引了5000名粉丝(上限)涌入,很多人没有抢到“席位”。这一盛况,也带火了该公司背后的企业。为Clubhouse提供技术支持的声网(Agora)当天股价飙涨超过30%。

  马斯克对金融市场的推动作用已经表现得非常显著。在过去一周中,马斯克仅仅是对创意品电商Etsy、游戏《赛博朋克2077》的开发企业CD Projekt、游戏零售商“游戏驿站”(GameStop,GME:Nasdaq)乃至加密货币比特币“点个赞”,都推高了相关资产的价格。

  在聊天接近尾声时,处于风口浪尖的股票交易应用罗宾汉(Robinhood Market)首席执行官弗拉德·特内夫(Vlad Tenev)加入进来,谈论了GME和Reddit网站等涉及美国股市“散户大战资本大鳄”的热点话题。马斯克敦促前者给出平台上股票交易暂停的幕后原因,称公众应该了解真相。

  他还谈到了特斯拉的未来。马斯克称,特斯拉希望每年生产2000万辆电动轿车和卡车。这一激进的目标直接推动特斯拉股价上涨超过5%。

  火星旅行将来两年展开一次

  马斯克在长达6个小时的聊天中,谈到了关于火星探索以及脑机接口等人们关注的风口。他透露,人类飞往“红色星球”的首次旅行可能会在2026年左右发生。这一预测比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计划将宇航员送上火星的时间表要早了七年。NASA预计于2033年将人类首次送往火星。

  “当然这不是一个硬性的时间表,因为还需要仰赖大量的新技术。”马斯克这次为自己的预测留了“后路”,此前他的很多预测都无法遵循既定的时间表。

  马斯克还表示,到2026年之后,人类的火星旅行预计每两年就会开展一次。这次,他还准备拿自己的孩子当“天际旅客”。他说道:“等到第四次或第五次旅行的时候,我可能会考虑把我的孩子们送往火星。”

  把人类打造成为星际物种一直都在马斯克的“人生待办事项”当中。他认为,地球的“负担过重”,人类有理由居安思危,探索下一个生存的空间。“这是至关重要的。”马斯克说道,“但是要实现起来非常艰苦,因为第一个火星殖民地将会成为一个‘边疆’,充满危险。”

  马斯克和他的太空探索公司(SpaceX)将有五年半的期限来实现他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马斯克正在打造的大型星舰飞船(Starship)要最终实现在火星上的登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SpaceX的星舰飞船SN9目前仍处于原型机阶段,并即将进行第二次高空测试飞行。

  1月29日,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紧急叫停了SN9的试飞,原因是安全问题尚未完全解决。这些问题包括零部件和程序方面的错误。星舰飞船的最终任务是取代目前SpaceX的重型火箭“猎鹰9号”,执行货运和载人任务。

  去年,包括中国、美国和阿联酋等在内的国家都发起了“火星计划”。去年7月发射的阿联酋火星探测器“希望号”预计将于本月9日率先抵达火星轨道。

  但是人类到达火星的耗时仍然很长,至少需要六个月的时间。马斯克认为,未来飞行器从地球抵达火星的时间可能会大幅减少至一个月左右时间。

  他还表示,首个火星殖民地将会生产火箭的推进剂、食品,以及建设发电厂。

  “在火星本地生产推进剂非常重要,我们需要足够的可重复利用的火箭燃料,还可以将二氧化碳从大气中提取出来,然后将其与水冰混合,生成甲烷和氧气。”马斯克表示,“如果有这些要素,人类将实现跨星球的生存,我们将在火星上拥有一个自给自足的城市,确保人类可以在那里长期存在。”

  “永生”并非不可实现

  除了殖民火星,马斯克的另一个终极目标是让人类“永生”。为此,他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正在不断探索将人脑接入芯片后的可能性,比如信息从人脑流向机器的速度会不断加快。

  在最新的聊天中,马斯克透露,Neuralink已经将一只猴子的大脑与计算机芯片连接起来,未来猴子有望可以相互之间玩电子游戏。

  马斯克还解释说,这些被开颅的猴子并非“不幸”。他表示,猴子通过玩游戏可以实现“思想交流”(Mind Pong)。马斯克还将这种脑机接口芯片设备描述为头颅中的Fitbit(智能手环),这些芯片通过细小的金属丝与大脑相连。

  马斯克相信,人工智能将来肯定会更加智能,并将最终实现超越人类的功能,而Neuralink的技术有一天可以助人类“一臂之力”。

  在他看来,伴随着智能电话、计算机和应用程序的存在,人们实际上已经是“半机械人”,因为他们拥有数字化的“第三层”(teriary “digital layer”)。马斯克表示:“通过脑机接口,我们可以将大脑皮层和‘第三层’之间的带宽提高多个数量级,可能是至少1000倍或者10000倍的提升。”

  人类的大脑皮层在记忆、注意力、潜意识、思想、语言和意识中起着关键作用。马斯克所指的“数字层”可以是任何人的iPhone手机或他们的Twitter账户。

  从长远来看,马斯克声称,Neuralink可以使人类使用心灵感应将彼此的想法自由传递,而无需通过文字或者语言来发送,并且这种“思想”在人死亡后也同样能以“保存状态”存在,并能将其放入机器人或其他人类中。他承认,这种想法听起来非常“科幻”。

  而在不久的将来,马斯克希望首先能够将Neuralink芯片植入患有脑或脊髓损伤的四肢瘫痪患者中,以便他们“仅通过思考就可以控制计算机鼠标、手机或任何设备”。

  去年8月,马斯克曾在视频上表演“遛猪”,向观众展示了对其中一只猪的实时神经信号控制。业内认为,马斯克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发布更多关于Neuralink的进展,很大的原因是试图吸引人才。

  马斯克已经对跨界的工程师发出邀请。他说:“如果有人擅长设计Fitbit、Apple Watch、智能手机或是各种各样的计算机,那么实际上他们会非常适合Neuralink。”

  Neuralink的发展,也掀起了中国在脑机接口相关领域的研究热潮。去年10月,中科院上海微系统所陶虎研究员团队和华山医院神经外科团队合作,在老鼠的颅内植入了神经元几乎感受不到的超薄、超柔、高通量神经信号采集芯片,当小鼠运动、进食时,与神经信号处理接口电路直接相连的电脑将实时反映其脑电信号的变化情况。该项目由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Tianqiao and Chrissy Chen Institute,TCCI)资助。

  陶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一自主原创柔性脑机接口在植入创伤、长期在体安全性等关键技术上已经达到甚至部分超越了Neuralink,即将开展国内首例柔性脑机接口临床试验,并将首先在神经外科落地。”

  去年12月,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脑机接口及神经调控中心正式成立,主要针对“难治性抑郁症”的临床研究。瑞金医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宁光表示,脑机接口及神经调控中心是瑞金医院对脑科学项目的整体布局之一,未来将开发相关脑机接口产品,联合更多科技界、产业界的力量,建设中国自主化脑机接口和脑机融合系统平台。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86-516-68084619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