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溪湖湿地的美

2021-01-29 14:11 admin

  摄影:傅建斌(影像中国)

  “四面碧树三面水,一城香樟半城湖”,说的是南昌的景致。南昌东面有溪流穿稻田而过,经年累月,数顷之地渐现湖光,世人称之为艾溪湖,是南昌的城市天然湿地。

  秋天时节,艾溪湖湿地依然青草葱茏,绿意盎然。深吸几口清甜空气,能明显感觉到一颗心正在走向辽远空旷。落单的天鹅低着头,用长长的喙专心拣觅食物;一只鹤,孤傲地眺望苍穹;只有那一群接一群的大雁们,无所顾忌地冲湖边的行人鸣叫,似乎在表达喜悦的心情。

  “啊——啊——”天空传来一阵声响,一群飞鸟在湿地上空盘旋、流连、久久不散。“是灰鹤、千岁鹤!”人群传来一声惊叹。正在湖边给锦鲤喂食的孩子们,约好似的齐刷刷将头抬起,打着节拍使劲鼓掌,齐声喊道:“千岁鹤!千岁鹤!”

  “小廖,候鸟通道发现千岁鹤,应该是想在咱们雁岛‘打尖’,你迅速隐蔽,别打扰它们。”

  “老高,船往东靠边,暂停巡逻。”

  “小美,架好设备,做好记录。”

  ……

  邹进莲手持对讲机,一边忙着联络,一边在人群中穿梭。黑衣、黑裤、黑鞋、黑发、黑框眼镜,显得简约而干练。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邹进莲出生于湖北荆州一个贫困家庭,从小独立且倔强。大学四年,她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从摆地摊卖袜子算起,先后尝试过二十多种行当:铁通卡代销员、书店店长、校内公司设计员……毕业前夕,当许多同学还在为找工作奔波时,邹进莲早早便接到武汉一家国有企业的录用通知,成了一名都市白领。

  然而,在邹进莲看来,年纪轻轻就过上安逸的生活容易让人丧失斗志。“不闯荡,你要青春干什么?”邹进莲不停问自己。凌晨三点,邹进莲依然没有睡意,她漫无目的在网上闲逛,突然,一段人鹤相伴相依的视频闯入她的眼帘,像一束光照亮了她的心灵。

  “这才是我想要的!”邹进莲突然间找到了奋斗的方向。她很快辞掉工作,踏上南下的火车,开始拜师学养鸟。

  深山老林,简易工棚,荒无人烟,缺水少电,邹进莲仿佛从世界的一极直接蹦到另一极,生活极端的反差让她措手不及。与此同时,身边质疑、批评的声音一阵接一阵:“心血来潮、不务正业……”邹进莲的倔脾气反而上来了:“我就要干出个样子给你们看看。撞南墙也不回头,走出一条别人未走过的路!”

  在学艺的那段日子里,风雨雷电、鸟兽虫鱼、花草树木是邹进莲最忠实的伙伴,也是邹进莲最特别的老师。它们的存在赋予荒野奇妙的动感和蓬勃的哲思,也让邹进莲的内心世界越来越丰盈,越来越强大。

  定下心神的邹进莲,陆续掌握了候鸟饲养、驯化、繁育、疫病防治等许多技能,2010年12月,鄱阳湖国家湿地公园告急:园内白天鹅大面积染病,邹进莲临危受命赶往江西。一个月后,病危的四十多只白天鹅全部康复,邹进莲被留在鄱阳湖白沙洲岛工作,一干就是四年。

  地球上的候鸟依然定时守信地遵从着体内基因的召唤,感受着地球的每一次脉动和季节里最微妙的变化,振翅而飞,迎风而起,南来北往,飞越过雄奇壮阔的高山大海,飞越过水泥钢筋的城市森林,周而复始地完成一次次迁徙……全世界主要的候鸟迁徙路线一共有八条,其中有三条经过中国。地处华中、与鄱阳湖相近的南昌,成为许多候鸟在西伯利亚与澳大利亚之间往返时的必经之地。

  城市发展,寸土寸金。南昌放弃艾溪湖周边多个地产及工业投资项目,围绕湖泊投资数十亿元,保护自然生态,坚持原土护坡,缓处草坡入水,陡处生态绿格网保护,建了一座两千六百多亩的纯公益性的艾溪湖湿地公园,并精心打造了一条跨越市区的空中“鸟道”。2014年,邹进莲被这条雄奇、诗意的空中“鸟道”打动,接受高新区的邀请,出任艾溪湖湿地公园候鸟保护中心主任。

  上任后的邹进莲绕着艾溪湖湿地走了一圈,发现植物多,动物少,太过静谧了。依她的知识和经验,哪里生态好,鸟就往哪里去,艾溪湖湿地生态那么好,只要筑好“巢”,就一定可以引来无数“凤凰”。经过一个月的深思熟虑,邹进莲提出创建艾溪湖湿地候鸟乐园的设想,先引进一批,待这一批扎了根,便能在鸟的世界里“口耳传播、呼朋引伴”。

  从选址、规划、设计到施工、驯养、招聘,邹进莲团队只用了短短几个月时间。2015年6月1日,候鸟乐园揭开面纱,蓑羽鹤、疣鼻天鹅、小天鹅、黑天鹅、鸿雁、灰雁、白鹭……成百上千只美丽候鸟,或游弋湖面,或浅立沙洲,或栖息树林,或飞行天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南昌享誉千载的瑰丽景色,那一刻,重新鲜活在孩子们纯净的眼眸里。

  越来越多中小学校、幼儿园带着孩子们来湿地开展科普活动,每次来,他们都想让邹进莲做一个鸟类知识讲座,可邹进莲都婉拒了。在她看来,应留更多的时间让孩子们近距离接触候鸟,与候鸟一起玩、一起互动、一起成长,这才是最有效的科普教育。一个颠扑不破的道理是:亲近才会喜欢,喜欢才会主动学习和保护。

  不喜欢做讲座的邹进莲却特别喜欢讲故事,一有空,她就和来湿地的游人们分享候鸟的故事。“一只叫‘灰灰’的灰雁很通人性,很讲感情。有一次,它的饲养员老何请假三天回家办事,老何前脚刚走,‘灰灰’就‘失踪’了,到处找也找不到。第四天,老何刚回来上班,‘灰灰’立即出现,飞到老何跟前,不停叫唤,其意绵绵……”这些年,来艾溪湖的候鸟越来越多,独立湖畔的邹进莲觉得自己拥有了一个充满生机的王国。

  “小吃货,别吃了,赶紧练飞去!”去看天鹅繁育的路上,邹进莲像幼儿园园长一样对一群刚出生一个多月的小天鹅喊话。她说,她最享受的事情,就是蹲下来观察候鸟宝贝们最细微的神情。这真是一种智慧——只有走进候鸟的世界,精通它们的“道”,才能真正懂得它们,让它们心甘情愿留下来。

  “保护候鸟不该是少数人的行为,我要做的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喜欢候鸟,把保护变成一种习惯。”邹进莲说,“我想把艾溪湖湿地候鸟乐园打造成集科普教育、生态旅游、摄影写生、休闲养生等为一体的候鸟生态旅游文化景区,成为‘人的乐园+鸟的家园’。当生态效益转为经济效益,不仅能维持湿地正常运转,还能反哺候鸟的驯养、繁育、保护和科研。在都市里给予鸟儿们一片最安全、最适宜的栖息地,在城市的天空能时时看到鸟类,这样鸟与人和谐共存的画面,就是我最大的梦想。”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86-516-68084619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