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道 理解道德经序文和上篇

2020-07-05 12:24 admin

理聖老子所学乃“师官合一,家传世学。”理聖老子确立了道学、道家、道教。《道德经》广博精微,《老子》理论体系博大精深。老子弟子众多:文子、阳子居、庚桑楚、南荣趎、孔丘、尹喜皆有留名。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交流不便,各学派所记载的,只是各派各自知悉的某地某事。例如,曾子学派所记载的,着重于鲁地的情况;庄子学派所记载的,着重于沛地的情况;司马迁所记载的,着重于周地的情况。老学五派:关尹、 尹文一派,杨朱一派,庄周、列御寇一派, 鬼谷、苏(秦)张(仪)一派,申(不害)、 韩(非)一派。老子弟子尹喜、庚桑楚、南荣趎、尹文、辛銒、崔翟、柏矩、列御寇、士成绮、庄周十人为玄元十子。

《文子·道原》云:“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惟象无形,窈窈冥冥,寂寥淡漠,不闻其声,吾强为之名,字之曰道。”《文子自然》云:“所谓天子者,有天道以立天下也。立天下之道,执一以为保,反本无为,虚静无有……是为大道之经。”《文子道德》云:“执一无为……执一者,见小也,见小故能成其大也;无为者,守静也,守静能为天下正。”

《黄帝四经》曰:“道生法。法者,引得失以绳,而明曲直者也。故执道者,生法而弗敢犯也,法立而弗敢废也。故能自引以绳,然后见知天下而不惑矣。”

孔丘说:“周之守藏室史老聃,博古通今,知礼乐之源,明道德之要……鸟,我知它能飞;鱼,吾知它能游;兽,我知它能走。走者可用网缚之,游者可用钩钓之,飞者可用箭取之。至於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日见老子,其犹龙乎!学识渊深而莫测,志趣高邈而难知;如蛇之随时屈伸,如龙之应时变化。老聃,真吾师也!”

《庄子·天下篇》概括其旨曰:“以本为精……澹然独若神明居……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以懦弱谦下为表,以空虚不毁万物为实。”其说大体以道人合一之立场出发,穷究天地万物本源及宇宙最高理则之道,以之为宗极,而发明修身治政之人道。

《韩非子》:“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理之所稽也。道者,万物之始,是非之纪也。是以明君守始以知万物之源,治纪以知善败之端。”

吕思勉《先秦学术概论》:道家之学,实为诸家之纲领。诸家皆于明一节之用,道家则总揽其全,诸家皆其用,而道家则其体。

英国近代生物化学家和科学技术史专家李约瑟《中国的科学与文明》:(1)中国人的特性中,很多最吸引人的地方,都来自道家的传统。中国如果没有道家,就像大树没有根一样。(2)中国文化就像一棵参天大树,而这棵参天大树的根源于道家。

哥本哈根学派的创始人尼尔斯亨利克戴维玻尔(丹麦文:Niels Henrik David Bohr),提出互补原理和哥本哈根诠释来解释量子力学,在被丹麦王室授以勋章时说:“我不是理论的创立者,我只是个(道家)得道者”。

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说:“斯宾诺莎的泛神论和亲近自然的思想与老子思想有关”。

集西方古典喆学之大成的德国喆学大师黑格尔说:“中国喆学中有一个特异的宗派……是以思辨作为她的特性。这派的主要概念是“道”,这就是理性。这派喆学及与喆学密切联系的生活方式的发挥者是老子。”

哲学家温第施曼把《道德经》看作是人类原发性智慧的重大著作,它不但是道家和中国的一部圣书,而且也是整个人类的一部圣书。

《老子》的意义永无穷尽,通常也是不可思议的,它是一本有价值的关于人类行为的教科书,这本书道出了一切。——约翰高。

传说老子出关入秦时,善观天象的关令尹喜在楼观看到有紫气状如飞龙从东而来,知道将有圣人过关,便出关相迎,见一长须如雪、仙风道骨的老者,骑着青牛悠悠而来,此道骨仙风的老者正是大聖人老子。尹喜北面师事之,恳请他著述传世。于是,理聖老子著《道德经》。晋邦师旷称之为“修《义经》”,太子晋说是“立义治律”。《道德经》,《德道经》也,聖经也。《道德经》,韩非子称之为《周书》,《吕氏春秋.注》称之为《上至经》,汉朝时称之为《老子》。司马迁在《史记》中说“老子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蜀王本纪》中说“老子为关令尹喜著《道德经》”,《老子铭》中说“见迫,遗言道德之经。”唐高宗称《道德经》为《上经》,唐玄宗称《道德经》为《道德真经》。老子,犹龙也。《道德经》体系宏大而严谨,言简义丰,博大精深,深奥玄玅。聖喆老子,旷世圣尊者也!

在造纸术发明以前,简牍是商周秦汉时期书籍的最主要形式。用竹片写的书称“简策”,用木版(也作“板”)写的叫“版牍”。超过百字的长文写在简策上,不足百字的短文写在木版上。一枚简牍称为简,常写一行直书文字。字每根简上写的字数也不一样,有的三四十个字,有的只有几个字。较长的文章或书所用的竹简较多,须按顺序编号、排齐,然后用绳子、丝线或牛皮条编串起来,叫做“策”或者“册”。长篇文字内容成为一个单位的,叫作“篇”。一“篇”可能含有数“册”。 用丝线编连串起来的叫“丝编”,用麻绳编连串起来的叫“绳编”,用熟牛皮绳编连串起来的叫“韦编”。使用过程中,即使比较结实的“韦编”绳子也会磨断,于是就有可能发生错简。汉语汉字的流变包括了汉语汉字的自然流变和汉字的改革。汉字的自然流变,使汉字的字形、字音、字义多样化,异体字增多,字音读法不同,字义发生了变化。《道德经》的传承中,历经文字的流变,书写工具和文字载体的变迁,发生了错简,发生了文字上的讹误、缺漏、增添、删改。《道德经》在传承中形成了众多版本的《道德经》。原版《老子》已随老子去,《老子》众多版本非原版。众多版本各有优劣,若以讹传讹,误会滋生。先秦简牍,多用古文、篆文。古文未有现如今的标点符号,阅读困难,容易误会。秦王政统一中原后,推行“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的政策。丞相李斯在秦国原来使用的大篆籀文的基础上删繁就简,废除异体,而创秦篆,小篆成为官方统一的文字。为适应书写便捷的需要产生的隶书,就在小篆基础上加以简化,又把小篆匀圆的线条变成平直方正的笔画,便于书写。“秦烧经书,涤荡旧典,大发吏卒,兴役戍,官狱职务繁,初为隶书,以趣约易,而古文由此绝矣”。

西历1910年,德国人尤利斯·噶尔写了《老子的书——来自最高生命的至善教诲》一书,他说:“也许是老子的那个时代没有人真正理解老子,或许真正认识老子的时代至今还没有到来,老子已不再是一个人,不再是一个名字了。老子,他是推动未来的能动力量,他比任何现代的,都更加具有现代意义,他比任何生命,都更具有生命的活力。”

“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邑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陵采薇”,邑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邑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邑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明太祖朱元璋《御注道德真经序》:“朕雖菲材,惟知斯经乃萬物之至根,王者之上师,臣民之极寶。”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御制道德经序》:“老子道贯天人,德超品汇,著书五千余言,明清静无为之旨。然其切于身心,明于伦物,世固鲜能知之也。”

《老子》:“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希能知,希能行。言有宗,事有君。”我的学说理论,极易知,极易行。天下希有能知,希有能行。学说理论有宗旨,为政处事有法则。根据《老子》的理则推理,朕理道为理聖老子代言。理聖老子确立了道学、道家、道教,朕理道重建了道学、道家、道教。道学,大学也。道学,是老子创立的惟(有;为,是;随从,听从,遵从,顺从)道的学说理论,包括喆学的道家、宗教学的道教、属于人体生命科学范畴的内丹学等等。“道”是道家喆学的重要范畴,以之为卋界的本原、本体、法则或原理。道家思想的核心是“道”,认为“道”,是宇宙万物的本源,是统治宇宙万物一切运动的法则。大道为法兮,大道可统治万物兮,大道可佑助万物兮!大道无名也,本质也,夷希微也,天下皆臣服(屈服称臣,接受统治),天下皆接受统治。当权者若能因道守法循理理物,众人众物自然宾服。是道法,普度万物,普救众生。是(遵循)道法施政,普降甘露法雨,法如甘露,洽润资生(生物、生人、生民、生产、生活),洽润众物众生,洽润众心,洽润人心,心田受润。天效法道,地效法道,天地(阴阳二气)相互配合,以普降甘露雨(适时而且有益于农事的甘雨;比喻教治之言,比喻法律政令;比喻教泽,教治、教育、教化、治教的恩泽),人民莫不遵奉法令而自由(耘田)耕耘树艺生产劳动。遵循自然法(道法、母法、大法、道理、原理)结合实际的原理制定惟道的实在法(子法、有名法、法律制度)并且公布宣传普法,惟道的实在法(子法、有名法、法律制度)制定了也已经有效普法宣传教育了,所有人物也务必知道循理奉法,知道循理奉法保平安、保安全。道教,大道之教也,奉道之教也,惟道之教也。从事于惟(有;为,是;随从,听从,遵从,顺从)道者同合大道,叫作德。冀求知物(实物或事物),依附于知道(大、大宗、大本、本元、始基、无、夷希微、场);已经知道(大、大宗、大本、本元、始基、无、夷希微、场),得以知物(实物或事物);已经知物(实物或事物),返本归元顺道复命,是为玄德(由道由理由法理物,惟道惟理惟法理物,是道是理是法理物,以道以理以法理物,因道缘法循理理物,依道依理依法理物,奉道奉理奉法理物,守道守理守法理物,遵道遵理遵法理物,循道循理循法理物,顺道顺理顺法理物,从道从理从法理物,适道适理适法理物,合道合理合法理物)。玄德邃矣大矣,助众人众物皈依大道(奥主),然后乃至大德(适道而大同,大善),自然而然得顺应(顺从适应)大道,道统道理,大一统大治。

自然界存在产生宇宙万物的始基,作为派生宇宙万物的本元(本源、本原)。我未知其名,勉强为之取字“道”,勉强为之取名“大”。 冀求知物(实物或事物),依附于知道(大、大宗、大本、本元、始基、无、夷希微、场);已经知道(大、大宗、大本、本元、始基、无、夷希微、场),得以知物(实物或事物);已经知物(实物或事物),返本归元顺道复命,是为玄德(由道由理由法理物,惟道惟理惟法理物,是道是理是法理物,以道以理以法理物,因道缘法循理理物,依道依理依法理物,奉道奉理奉法理物,守道守理守法理物,遵道遵理遵法理物,循道循理循法理物,顺道顺理顺法理物,从道从理从法理物,适道适理适法理物,合道合理合法理物)。禁止脱离了大道而违背自然法则的意识行为,禁绝门户之见、逾越感性认识、通过抽象而趋向惟(有;为,是;随从,听从,遵从,顺从)道,遵循法则居善地,终身消灾免祸避凶趋吉得福祉;启用脱离了大道的、违背了自然法则的意识行为,惹事生祸,妄作非为处凶境,终身得不到救正救助。见微知著是知常明事理,遵纪守法循律依理是因附大道的襁褓(纽带)。用其沾光得益,复命返本归元循道循理循法。身心健康消灾免祸不招殃咎,是因为循道循理遵循法则。

皈依大道,循道循理循法,奉道之命也;弱者守柔,循道循理循法,受道之用也。宇宙万物派生于大道,大道(场)夷希微为无物是无。

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无,名天地之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恆无,欲以观其妙;恆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玅之门。

道理法则可以用语言文字表达阐释,必须效法恒久的大道,近似的相对的有限真理不是“完全”、“永恒”的无限真理;实在法(子法、名法、法律制度、规则)可制定并公布,必须效法恒久的自然法(母法、道法、道纪、大法、大制、始制),实在法从属自然法,实在法不是恒久的自然法。无形的大道,称作世界的本元;大道作为本元,称作万物之母(本源、本原)。所以,知(效法)道,欲以知道观(探索研究发现)其玅(玅道,玅理,至道,道理,原理,道法,法则);知(规范)物,欲以知物观其徼(要;求;豪徼;沿袭,因袭;逻辑,理则;边界,分界,界限,限度,范畴;履行,实行,行为,实践)。此两者出处相同而各自占有不同的范畴(名分),统一称为玄德。玄德又复玄德,是发现众物规律(事理)的法门。

致虚恆也,守冲笃也。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也。天物芸芸,格物归复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曰妄。妄作,凶。知常而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知道曰善。

致虚恆,专一守冲,达到并保持极致的虚无空明。万物并作,我以观照发现宇宙万物履行的法则(复命)。天地万物芸芸众生,格物归复其本元(道、始基、本原、本源)。归复本元称作静,静是事物运动变化中所遵循的相对静止不变的法则(复命),法则(规律)称作常,遵循法则(规律)称作明。不遵循法则,称作妄。妄为,凶(咎,灾祸,灾殃),不吉利。遵循法则制定容民畜众的礼仪法度,容民畜众的礼仪法度因袭公理,公理因袭真理,真理因袭天理,天理因袭大道(道理),大道永恒永久。守道依法遵循规律,叫作善。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大(空)德之容,惟大道是从。大道(场)之为物,为无物,为夷希微,为不可感觉之物,不可捉摸。无物啊,其中有(产生)象。无物啊,其中有(产生)物。空无、虚空、虚无,其中有(存在)精理(真理,道理,道法,法则);其精理真真是本元(道、始基、本源、本原)原有的、本来的、固有的,其中有已经应验证明的。自古及今,自今及古,其精理不去(不离开,没有差别),以观众物之始基。我如何得知众物始基之状呢?循道循理遵循法则!

视之而弗见,名之曰夷;听之而弗闻,名之曰希;搏之而弗得,名之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一者,其上不皎,其下不昧,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执卋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卋始,是谓道纪。

视之而不可见,名之为夷(无形);听之而不可闻,名之为希(无声);捉摸之而不可得,名之为微(隐形无迹)。此三者不可细密诘辩查究,原本混沌一体啊。“道”啊,其上无有皎(白而亮,洁白明亮),其下无有昧(昏暗不明),绵绵不绝而无以名状,不可感知,不可具体形容,故而还原归一为“无物”。这是没有具体形状的形状,没有具体形象的物象,这叫作惚恍。迎之而不见其首,随之而不见其后。执守自然法则(世界万物之法则),以御人、御物、御世,以御世界万物,以御现实事物。能知世界始基的,是为道纪(自然法则)。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廖、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未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人法道,地法道,天法道,道法道,道法自然也。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或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焉。

有物浑然一体、自然生成,在天地出现以前就已经存在。寂廖、独立、守恆,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始基、本元、本原、本源)。我未知其名,勉强为之取字“道”,勉强为之取名“大”, 大则往,往则深邃,深邃则皈依(大道)。人法则道,地法则道,天法则道,道法则道,道遵循本体的自然法。所以,道大,天大,地大,人也大。自然界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中之一。

道生之,德恤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不复命而常自然。故道生之,恤之,长之,育之,亭之,毒之,养之,覆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道生养万物,德体恤万物,万物形态各异,环境塑造事物,是以万物莫不尊崇道而贵重德。道之尊崇,德之贵重,万物莫不履行使命而法则大道。道生之,道恤之,道长之,道育之,道亭之,道毒之,道养之,道覆之。生养万物而道有,佑助万物而道恃,统率万物而守道依法统治,是为玄德。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炁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穀,而帝王以为称。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畺梁者不德,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道,本体也,始有也,天下(万物)母也,大也,无(数学上,可以用“○”表示无)也,夷希微也,一也,本元(本源、始基、元炁)也。无名的大道是存在的本元(本源、始基、元炁),本元(本源、始基、元炁)孕育相反相成的阴阳二炁,阴阳二炁相互作用、相互交融产生了融合阴阳二炁的三,融合阴阳二炁的三派生万物,万物是负阴抱阳的阴阳对立统一体,空炁为和炁。【2=1 ,2=2, 2=4,2=8……混沌而无极,无极而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素问阴阳离合论》说:“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中的“生”具有“生殖功能”和“监护功能”,进而引申出“统治管理功能”。道生养化育万物,具有生殖功能和监护功能。道为万物依归的奥主,德者的保护者,亡德者的所有者。德:得道,知道,由道,以道,奉道,守道,适道,从道,是道,惟道,依道,因道,遵道,循道,顺道,合道;得法,知法,由法,以法,奉法,守法,适法,从法,是法,惟法,依法,因法,遵法,循法,顺法,合法。大道氾兮,大道为法。大道氾兮,其可左右万物兮。大道为法,大道可统治万物,大道可佑助万物!大道(天下母法、道法、大法、自然法、自然法则、道纪、原理、道理、始制)无名(无名法;无有名状,不可名状)也,本质也,夷希微也,天下皆臣服(屈服称臣,接受统治),天下皆接受统治。当权者若能因道守法循理理物,众人众物自然宾服。是道法,普度万物,普救众生。是(遵循)道法施政,普降甘露法雨,法如甘露,洽润资生(生物、生人、生民、生产、生活),洽润众物众生,洽润众心,洽润人心,心田受润。遵循自然法(道法、母法、大法、道理、原理)结合实际的原理制定惟道的实在法(子法、有名法、法律制度)并且公布宣传普法,惟道的实在法(子法、有名法、法律制度)制定了也已经有效普法宣传教育了,所有人物也务必知道循理奉法,知道循理奉法保平安、保安全。大道无亲,恆与善人,法则佑助守道依法遵循规律行善积德的德人。道,大也,一也,大一也,法也,大法也。道统者,法统也,大统也,一统也,大一统也。道治者,法治也,大治也。 “一化为三,三合为一;用则分三,本则常一。”一化为三,道法化为相互制衡的立法权、执法(行政)权、司法权;三合为一,相互制约保持平衡的立法权、执法(行政)权、司法权合一道法; 用则分三,三权分立,立法权、执法(行政)权、司法权相互制约保持平衡;本则常一,本原是大道(道法、大法、天下母法)。】人所厌恶的孤、寡、不穀,而帝王以之为自称。对于事物而言,有时损害它反而增益了它,有时增益它反而损害了它。圣人所训教的,我也训教之:凶暴狂妄者亡德、亡道、失理、弃法,其自寻死路。我将以之作为训教的开始。

希言自然。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从事于道者同于道,德也。德者,得道也。从事于德道者,同于德;同于德者,道亦德之。从事于失道者,同于失;同于失者,道亦失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自然希言,大道希言而教、无为而治。暴风骤雨难以持续整天整日。谁做的这些事呢?天地!天地尚且不能长久的维持狂风暴雨模式的暴政,更何况人呢?从事于惟(有;为,是;随从,听从,遵从,顺从)道者同合大道,叫作德。德是得道。德者,得道也,知道也,由道也,以道也,奉道也,守道也,适道也,从道也,是道也,惟道也,依道也,因道也,遵道也,循道也,顺道也,合道也。从事于惟(有;为,是;随从,听从,遵从,顺从)道者,同合于德;同合于德者,道亦德之。从事于违背道者,同合于失道;同合于失道者,道亦失之。其信道不足够真诚啊,是以道不信用之。

卋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容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帝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其亡之也,谓: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神无以灵将恐歇,容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帝王无以正将恐蹶。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非乎?帝王自称孤、寡、不穀,此非以贱为本耶?至誉无誉。是故无欲也,琭琭如玉,硌硌如石。

世界万物得道者,天得道得以清明,地得道得以安宁,神得道得以灵慧,容器得道得以丰盈,万物得道得以生存,当权者得道得以作为世界的首领统治天下。若其亡道、失理、背德、弃法,天无法清明恐怕要崩裂,地无法安宁恐怕要废弃,神无法灵验恐怕要歇灭,容器无法丰盈恐怕要枯竭,万物无法生存恐怕要灭亡,当权者无法作为合法的君长维持统治恐怕要垮台。贵族以民众为根本,统治阶层以人民为根基。不是吗?当权者谦称自己孤、寡、不穀,这不是以谦下为本吗?大誉无誉。所以无欲啊,贵气若琭玉,平凡若硌石。

勇于〔亡道而〕敢,则杀;勇于〔德道而〕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是以圣人犹难之。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繟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勇于亡道而妄作为凶的,则依法刑教(刑罚和教治);勇于德道而守法不妄的,则依法救助保护。这两者,勇于守法不妄的有利,勇于妄作为凶的有害。自然之所厌恶的,谁能深思熟虑懂得其中缘故?这足以让聖人尚且踌躇疑惧感到为难的。自然的法则,争知道遵循法则而善胜,政令知道遵循法则而善应人应物,召知道遵循法则而众人众物自然来服(前来顺服),坦然而善谋。大法(自然法、母法、道法、道纪、始制、大制)恢宏大度,恢宏大度而无所不包。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无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

法则役使实物,大道统率自然选择。我因此懂得循道循理循法为人、用事、为政、理物之所以有益。循道循理循法之政教,循道循理循法为人、用事、为政、理物的益处,天下希能及之。

技术支持

新闻资讯

86-516-68084619

周一至周五 08:30~17:30